【包柔】如烟

>梗来自《山河社稷图》的绿度母,这是一个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来回穿越的角色。部分借用。

>全文8k+字,是我至今最喜欢的一篇。献给喜欢包柔的你。

一个目录





    01

    上林苑的兴欣居所带了厨房,老板娘偶尔也有想掌勺的时刻。

    魏琛的脸从帘子后探出来,欲言又止地,陈果一翻白眼,把钱包仍他怀里:“去去,买菜去。”

    跟着她在厨房里翻箱倒柜确认一通,列了张清单出来,递给战队成员们,一一安排了跑腿任务。

    唐大小姐打小养尊处优不说,挤时间像挤海绵里的水,有一点是一点地都投入到了练琴事业当中,于烹饪之道一窍不通。陈果照顾她,未将她划进跑腿的活计里,唐柔思忖,自己怕是要无所事事了。眼珠四下里转啊转,就看到了一旁挠头瞪着手上清单的包子。

    “果果,我带包子跑腿去吧。”她说。

    

    唐柔一扫清单,要购置的无非是油盐酱醋之类的调料,以包子的不靠谱程度,让他独自出门的话真有点担心晚饭的味道了。

    两人并肩慢慢走着,在离家200米的超市买齐了东西。

    回来正是夕阳漫天。两人在亮着红色信号灯的路口停下。午间下过一场雨,天顶净洗澄清,道旁积着水洼,镜面般倒映着黛蓝递向浅蓝兼着暖橙的晚空。

    距四月那场面基,现下不过两月再冒点尖。包子再活泼多话也仅限于男生间,和唐柔虽说关系好,也不至于到谈笑风生。消耗了网游里积累起的话题,新话题尚未开发的现下,两人一时无话。

    入夏的蝉鸣噪起一刻,绿灯亮起。包子在斑马线上走了几步,发觉唐柔没有跟上来。他好奇地回头,唐柔呆立在线后,低着头,刘海覆了眼,脸上表情在暮色里看不真切。

    “小唐?”包子试着唤她。

    唐柔于是回了神,抬起眼看他,羽睫密密,上下一阵刷动,幽暗瞳孔中终是有了亮点。片刻后,她模模糊糊笑开,眼波皱细微荡:“没事,我好像走神了。”

    后半程唐柔主动向包子攀谈,聊的却是自己的糗事。

    “然后,我看到这么大一只蟑螂跑出来了,就拿杀虫剂去喷它,大概没对准,它突然就张开了翅膀冲过来,吓得我一阵乱窜,还好最后果果进来了。她当场就脱了鞋子,一手杀虫剂,一手拖鞋底,啪地一下就把它拍死了。那道痕迹现在在网吧套间里还留着呢,怎么洗都弄不干净,没办法。”唐柔说说笑笑。

    “小唐别怕,下次叫上我,我给你打蟑螂。”包子拍着胸口说。

    唐柔点点头,跟着像想到什么似的:“杀虫剂和拖鞋底都可以,你可别再用手抓了。”

    “哦!”包子回答,跟着后知后觉地想起,咦他什么时候用手抓过虫子了?

    唐柔停步,拉住包子的袖口,微踮了脚尖,手极力上举,而后——

    摸了摸他的脑袋。

    包子不明所以地怔楞在原地,被她拂过的发后小尾巴又叫他捋了捋平,缓缓地烧起不容忽视的灼热温度。

    

    他们之间谁都没有意识到,这是第一次穿越。

    



    03    

    在初夏第一次无人知晓的回溯过后,炎夏的某天里,唐柔有了第二次的回溯。

    这一次是在日常训练中,她突地觉得一阵恍惚,醒来时九个月后同样是在训练中的唐柔无缝接入了这个身体。她晃晃脑袋,重新投入训练。

    结束时叶修对她的成绩给予了表扬,声称这是近一月来最好的一次成绩。

    唐柔自己私下犯着嘀咕,心想她上周的成绩应当要比今天好上许多。转念一想,这位辛劳的队长或许是瞧着挑战赛决赛赛程日近,为了替他们鼓劲,才特地这么说的吧。

    她于是浅浅笑着,收下了这份赞扬。

    

    午休时分,包子在兴欣游转,寻找自己的话伴。罗辑暑假搬来了网吧,被带后进热情高涨的包子逮了几回,终于学了聪明,午饭风卷残云解决掉后上天遁地似的逃走,比游戏里的莫凡,他倒更像是个忍者。

    包子寻他不着,很是遗憾地摇摇头。

    唐柔却也正在寻他,被她拉住的路人听了有些吃惊,心里悄悄八卦着他两的关系,一边还是给她指了路。

    在九个月后的唐柔看来,她找自己的男友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找到了那个属于自己男友的标志性高大身影后,手搭着他的肘弯挽上去也是很自然的事。

    “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要去买西瓜的么?”唐柔抬起视线看他。

    

    包子直到被拖到水果店为止都还是一副宕机状态。

    短发女孩终于将挽着他胳膊的手松开,转头去木质水果货架上挑起了西瓜。

    他一顿一顿,有如扭着生锈的螺钉那般缓缓将视线投向了自己的手臂。

    方才一路上,不论是“这天气真热啊,不是才4月么”的抱怨,还是“我上次和沐沐出去……啊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的感叹,抑或者“解头发的时候要耐心些,我看你的发圈上又全是扯断的头发”的劝告,他都听在耳边了。只是不知该如何反应,又该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现在的唐柔像是自带了魔力气场,她纯然无心的举动搅乱了包子身周的气流,她是散发着奇妙魔力的起点,却也是吸引着他一切的终点。她的举动极大地超越了包子的认知,升格成了他的世界里最捉摸不透的存在。

    倒像是包子被自己的招式给打败了。

    唐柔挑东西的速度很快,不多时选定了一个西瓜,交予老板称量。

    等待的间隙她又踮起脚尖,在包子耳边说:“接下来还要去一个地方。”

    包子木木地点头:“好。”

    

    唐柔说她的阳伞丢了。

    “上次出门落在了店里,回网吧才发现。”唐柔说着,又拿了一把阳伞撑开,“嗯,这把好看。”

    她买西瓜的时候并不征求包子的意见,挑伞的时候亦如是。

    如果包子再敏锐一些,或许能发现这细微的不同,因她在有限的那次和包子外出购物中,都是仔仔细细地照顾了他的情绪的。在确认了关系以后,她显得更加自我,更加地独断,更加地……不那么周全了。

    她不再像是个隔了面纱的无死角美人,她主动拉开幂篱向他展示自己的面貌,同时也展露了自己并不完美的表情。

    包荣兴足够迟钝,理解不了她的亲密提示。

    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譬如此刻——

    他仍旧满腹疑问,还是根据当下的局面行动了。

    “我喜欢这一把。”他指的是一把长柄伞。从男性的视角出发,本能地选择了外形上更大的东西,殊不知唐柔要的是能装进她包里的轻便折叠伞。

    她还是接了过来。撑开后偌大的伞面完整地容纳了两人。

    “这至少能装三个人。”唐柔评价。她转动手腕,伞沿擦着包子的发顶绕了个小圈,在两人头顶降落。

    “什——么都看不到了!”包子夸张地说。

    唐柔轻笑,附和道:“嗯,这样应该是看不见了。”

    包荣兴足够迟钝,理解不了她的亲密暗示。

    因此——

    被她突然袭击,勾了后颈吻住却还反应不过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04

    在那之后唐柔一切如常。

    毕竟她是直到进了网吧后门才切换回本我,那时她松了包子的胳膊,从包里取出钥匙,转动后启了门,在那一刹那切换。

    纵然有片刻失神,醒来后看见半开的门扉自然地推开。

    她的记忆里只留下“午饭后跟包子出去买西瓜,顺道买了把伞”的模糊印象,具体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像在水面划开的痕光,转瞬汇融,无迹可寻。

    

    在数不清是第几次被包子长时间盯着脸瞧后,唐柔忍不住摸了把自己的脸,疑惑地问:“我脸上怎么了?”

    包子别开视线:“什么都没有。”

    “……?”

    事发过去三天了,一点点解释、否认、动摇、患得患失都没有。

    不愧是小唐,连耍流氓都这么厉害。

    包子忧愁地想。

    

    他不是心里憋得住事的人。忧愁过后没多久,就试着对唐柔坦然相告:“那天你亲了我的时候……”

    唐柔悚然一惊,而后汗如雨下。

    她想起来了。

    她不记得自己的动机、目的,模模糊糊的初吻印象浸在池塘里,被包子点破了,捞起来了,湿漉漉的,皎皎月色下隐隐流光。

    她腾地红了脸。

    

    05

    唐柔把脸埋在手里,一动不动已3分钟有余。

    她的刘海和两侧鬓发垂下来,帘幕一样盖在她面前。包子感觉好奇心如猫,在自己的心尖尖上轻轻搔刮指爪。他于是左右望望,盼能找到一杆趁手的秤,好能挑开它。

    未等他付诸行动,唐柔抬了头。她的两颊乃至耳尖仍旧滴露着欲坠的嫣红,努力咬了下唇,破釜沉舟地说:“对不起,我一定负起责任!”

    与其说是直球,毋宁说是有透明的权柄击到了包子掌中,他茫茫然握住,盯着那之上嵌着的闪耀宝石,恍恍惚惚地,笑了出来。

    他笑得发自肺腑的爽气,是心神攫夺的好看。唐柔一时有些迷惘,因牵挂着他的回复,并不能同他一起笑开。就在心生忐忑的分钟里,两人都没能注意到,唐柔的眼神又一次涣散开,像平地上四流的水泽,渐渐地又往低洼处堆积。

    唐柔的眼中重又有了光。

    

    27岁的唐柔,和交往多年的男友开始有了争吵。

    世间有能和好的争吵,以及不能和好的争吵。他们有过许多小打小闹似的争吵,当天就能道歉和好,或者在两三日后假装平静地开启话端。

    而这一次,唐柔静静地坐回餐椅上,抬头浅浅地望见了窗外夕阳暖空里的一缕烟尘。她想,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了吧。

    她将脸埋进手心里深深叹气,思绪“咕咚”坠入水底,人间水漫浮华,她在这一刻放空。

    随后,她穿越了。

    

    兴欣上林苑饭厅的顶灯炙着她的眼底神经,27岁的唐柔费力地闭上眼,抬手拭去因光线刺激溢出以保护眼球的泪水。

    做完这一切后,她终于看见了坐在对桌的人。

    是19岁的包荣兴。

    一眼断认了。蜷曲的过长的金发,在脑后扎出一个小辫,手法粗暴不纯熟的缘故横生着纷乱的发丝,刘海向下遮了半张脸,露出的半张脸朝向她。他笑起来的时候,手指在桌面摁出用力的形状,正是他19岁时的习惯。

    他们共度了称不上漫长的一段时月,却已足够她将自身长成衡量他的尺度。

    她手覆上他掌心的长度,亦是他的心里她所占有的方寸。

    

    唐柔收回视线,仔细打量过现下所处的环境后,确认自己是穿越了。

    19岁的包子……是他们交往的那一年。唐柔起了身,绕过饭桌,走到包子身边。

    被他抱在了怀里。

    少年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她的胸腹间,无限亲厚地蹭了蹭,半晌后他抬起头,认认真真地说:

    “我们交往吧,小唐。”

    

    19岁的包荣兴眼底星光熠熠,光华灼热,如散云翳。

    27岁的唐柔定住了心神。

    

    “好。”

    

    06

    21岁的唐柔苏醒过来。

    她正被新晋男友抱在怀里。

    少年的衣襟上一股好闻的日晒香气,她略有些疑惑地眨眨眼,记忆渐渐翻涌上来。

    1分钟前,她走到他的身边。

    55秒前,她被他抱住了。

    52秒前,他向她告白。

    47秒前,她说了“好”。

    

    如同是飞扬的新雪碎屑,飘落到她面前时拼凑出一刹的繁花,待她用掌心去接,却融化成了雪水。

    这是她的记忆,却像她从未经历过一样。

    唐柔困惑。

    她调整了姿势,从男友的怀抱中抬起头。对方正好也低了头,朝她露齿傻笑。顶灯炽亮,照过他的头顶,投在她的眼中形成一片阴翳。唐柔心中一动,抬手要去压住他翘乱的发。

    包荣兴在会错意的层面上极为敏锐。见得她抬起手,脑门上虚无的小灯泡一闪,攀在她背后的手掌滑向上托住她的枕后,凑近压上她的唇瓣,辗转舔舐。唐柔凝滞冻结的视界里闯入了他的眉睫,密密丛织的深色里生出罅隙,瞳眸中的天光浮上了云端的神女,他将倏然笑意并着甜润呢喃都封入她的口中:“小唐……”

    唐柔降下落点,腕部回曲搭上他的后颈。

    而后闭上了眼。

    

    07

    他们的关系暴露得突然。

    亲吻后唐柔握着他的上臂重新跌回19cm的海拔差,两人盯着对方的眼睛,徐徐整理呼吸。

    大约是在唐柔某次肺部充盈的末期,包子突地皱了眉头,松了她的手,风风火火朝外走,拉开了门——

    兴欣战队全员并老板娘一个垒着一个用脑瓜搭出叠罗汉的效果,唐柔跟在包子身后向外探量时,所有的眼睛大睁着,齐刷刷将视线投向他们。

    漫长的静默。

    老板娘率先开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她强撑着一口气连出了十余个“哈”,也不知第一句话该接什么。

    只得是唐柔轻咳一声,将手指塞到包子掌中,后者仿佛通了心窍,反手扣住她的手指半举起,宣布:“我和小唐交往啦!”

    魏琛左右看看他两,迟疑地鼓鼓掌:“恭喜……?”

    

    苏沐橙隔日从嘉世溜出来,从陈果处得了八卦,“哇——”盯住这对恋人片刻。“怎么还是朋友的氛围?”她问叶修。

    荣耀教科书不敢轻易书写情爱之章,闻言夹了烟屁股,谦和地问:“不然(什么才是恋人的氛围)呢?”

    苏沐橙想了想,在两人间划了条线:“总不至于是这样的。”

    叶修眼观鼻鼻观心。

    

    正如苏沐橙所见到的,包柔交往隔天,唐柔对包子的距离仿佛压抑到极致的弹簧,在这一天里避出了最大限度的距离。包子一方则是愈发热切,空闲下来便傻乐嘻嘻地依在她身边。

    从他的视角里看出的唐柔,下了游戏便有些迟钝,全然不似两人倒着张新杰时差跟在叶修身后吆喝打劫(包子吆喝,双人打劫)那般犀利狠辣,但盯着瞧上许久,从她颊边烧至耳边的绯红却是迅捷,叫他新奇得忍不住要惊呼出声。

    好努力忍住了。包子隐约感觉,要是在这里控制不住自己,大概要在唐柔心中减分。

    在旁观的兴欣众看来,这两人一个释放雀跃视线,一个沉默羞赧,静默着将整个训练室的气场都改造得直冒粉色泡泡:

   “md现充。”

    

    如此这般过了三五六天,包子热情不减,唐柔也渐渐习惯了两人交往的事实。终于在交往的第2周,她在又一次的外出时已能够和他自然交谈,聊一些无关琐事,甚至在即将抵达上林苑门前,拉住他的袖子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

    ——她对那头视觉上手感颇佳的蜷曲金发觊觎许久。

    除却真的是手感绝佳的毛绒脑袋,意外的收获是,夕阳余晖中呆呆瞧着她,蓦地僵硬身体的包子。大约是光线的错觉,她似是从他脸上看出一点绯色。

    她突然地开始理解了喜欢盯着她瞧的包子。

    

    08

    真相的蔓延是从当事者唐柔身上发出的。

    在熟悉的片刻失神里她又一次回溯到年轻的时点。同样是从昏黄处到了日光灯下,短暂的眼部不适使她轻动了手指。

    手底下传出包子的痛呼声。

    她惊了一跳弹回手指。待视野恢复后转向发声源——

    包子坐在她面前,揉着一只眼睛,眼角似乎有戳痛的泪滴滑落:“小唐?镜片取下来了吗?”凝神细看会发觉他的装扮怪异,过长的金发此刻柔顺笔直垂在两侧,脸上似乎敷了墙灰厚的粉,白得超出她几个色号,身上的衣服也是西装外罩斗篷的吸血鬼爆款。

    唐柔跟着看向自己的食指。那里粘着一块紫色美瞳片。

    她在回忆里搜寻。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一赛季,兴欣的美颜组&话题情侣收到荣耀公司的万圣节cosplay广告邀请,对方比着官方定制的包子入侵万圣节ver.意欲将包子打扮成同款,却在细节上出了点问题。

    包子的眼睛格外地敏感。包含了生理意味以及联动到拳头的心理及物理意味。最后一项指向联盟化妆师。

    兴欣老板娘恰好陪同(这一点也常被作为攻击兴欣草莽的证据),忙忙地紧急介入调停,一边安抚化妆师,一边指示唐柔照顾包子。最后陈大老板发挥全部社交实力劝服了化妆师,后者明示不愿再接近包子的眼睛,于是这一项交由唐柔完成。

    卸妆也顺理成章交付给了唐柔。突然穿越的她瞬间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将指尖的镜片妥善封存,扭头去看包子。

    他仍是一副泪水涟涟的可怜模样。唐柔一时心软,抱了他的脑袋轻轻柔柔地说:“我看看。”

    青年的眼白处挣扎着怒红的血管,但多半只是他自己揉搓所致,唐柔假意吹拂几下,说:“好了,没事了。”

    放下后包子又要拿手去搓,唐柔赶紧拦住他:“别揉。”

    “还是难受。”包子说。

    果然骗不过。唐柔知晓他眼睛最是敏感,不意外地呼了口气,问他:“眼药水呢?”

    

    唐柔从包里掏出眼药水,一手固定他的脑袋,一手瞅准间隙极快地挤出几滴,稳稳落在了他的角膜上。

    包子保持着流鼻血的姿势,一边眨眼一边说:“小唐,感觉你好像变熟练温柔了?像照顾小孩一样。”

    唐柔手下一顿,心想包子这人,其实也是相当地敏锐啊。

    她确实照顾小孩了。3岁左右,扎着两条小辫,活泼好动的一只小面团子。

    

    听完唐柔关于穿越(或者说时间回溯)的简短说明,包子吃惊地抬手,半道上想起了揉眼禁令,突兀地换成了一个虚扶眼镜的动作。

    唐柔一时想不起来他模仿的是安文逸还是罗辑。

    “啊……哦……”他发出几声意义不明的虚词,半晌后敲了手:“理解了!”

    “既然是从未来回来的,那一定知道下期彩票的号码吧!”包子说着,翻着唐柔的包包(他自己不带)找出纸笔。

    唐柔心想包子这人,脑筋总是转得很快。

    在散发性的层面上。

    “我不记那些。”她说。

    包子一撇嘴:“那你要我怎么相信你。”竟端起了架子。

    唐柔伸手,揉面似的搓着他的两颊,在年长的她的视角看来,年轻的包子自是无处不可爱。

    “窝(我)鸽(跟)泥(你)甲昂(讲)忽悠似(是)米iu(没有)哟(用)得(的)。”包子坚持道。

    “证据是有的。”唐柔扯出一个在包子看来有些邪恶的笑容,附在他耳边说了两件事。一是她在这个时点尚不知晓的包子某处身体细节,二是小孩子的事。

    

    21岁的包子因震惊陡然绽开的瞳孔和岩浆般喷红的头脸着实是一种盛景。它使得唐柔在自家床铺上回过神来时仍忍不住笑得全身发抖。

    30岁的包荣兴回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防备手下一个松懈,蓄势待发的一个小面团子“咻”地冲上了床铺。

    “跟妈妈睡!”小面团子主张道。

    包荣兴严肃道:“听着,你长大了,爸爸给你准备好了房间,睡前故事也想好了,就讲我跟你妈妈相遇时的故事——”

    “不要!”小面团子尖叫。

    唐柔早有预料地捂上了耳朵,心想无怪乎她反应如此之大,实在是和同龄人相比现实得过分的一个睡前故事主题。不过考虑到他曾经对着刚学会走步,晃晃悠悠的自家女儿说出“我等你好久了!”的宣战书,这样的睡前故事似乎也不奇怪了。

    一边的包子见好言相劝不听,开始上手挠小面团子的痒痒,惹得后者咯咯笑个不停。

    

    另一方面,21岁的包荣兴回到战队后开始沉迷网购。圣诞节,兴欣的礼物交换环节,陈果惊诧地看着他掏出各式育儿书、婴儿衣服、玩具……

    “我、我们中有谁生娃了??”陈老板嘴上发问,极速开转脑瓜拼命回忆。

    “我一不小心买多了……”包子挠头,顶着陈果愈发诡异的眼神,梗着脖子说,“有备无患嘛!”

    你打算备什么????陈果来回看他和唐柔。

    

    09

    包子开始沉迷妇幼教育,甚至连累到23岁的唐柔,将后者密密防护得一头雾水。

    再有一天,唐柔被包子搀着坐上公园长椅(此前被他细细擦拭过),看着忙前忙后说着“小唐你喝什么?”“牛奶可以吧?牛奶可好啦!”的包子,她沉吟片刻,还是开口:“包子,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么?”

    尽管她极力压抑语气,还是叫包子听出一丝不祥来。他想着他们的约定,是职业选手生涯间的约法三章,比着唐柔逐渐凝重的神色,他有些慌乱。

    这是个至关重要的时刻。包子想,努力开动脑筋。据未来的唐柔所言,她是直到27岁才知晓穿越事件存在,并逆推得出可能的前两次穿越。那么,现时点她是不会知晓这件事的,是自己瞒过了她?还是她不相信自己?

    以包子的性格,本应做出条件发射似的果断选择。但唐柔的约定、唐柔的神色重重地束缚了他,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语言的重量。

    “不要犹豫。”有那么一刻,叶修的声音响在他的耳畔。

    他定了定神,鼓足勇气开口:“小唐——”

    对方朝他伸出手掌:“稍等会,我穿越了。”

    “咦?!”

    

    “我回去以后仔细数了数,第五次穿越差不多是这个时候。”唐柔说,“不用着急,过会儿你说是看了朋友圈晒娃有点动心,好好道个歉就没事了。”

    “就这么简单……?”包子茫然。

    “嗯,就是这么简单。”唐柔轻巧点头。

    包子姑且记下了,随后他眼珠转了转:“那,我可以求一个剧透么?”

    “什么剧透?”

    “就,我们的女儿,她后来怎样了?”包子问,小心翼翼地。

    长椅上的唐柔“哦”了一下:“嫁人了。”

    包荣兴头顶青天里,一道长雷响彻。

    

    唐柔回过神,年老的包荣兴在她面前盘绕来去,躁动的轨迹像一只追逐自己尾巴的大型犬。

    “我又看见年轻时的你啦。”她说。

    包荣兴看向她,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哦哦,你的那个穿越。”

    他对过往的事兴致缺缺,没多久心思又集中到即将上门拜访的,拐走了自家女儿的“小兔崽子”身上去了。

    “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我爸是说了什么吗?”唐柔问他。

    包子想了下:“包荣兴。伯父你好。”

    “……不是这一次。”

    他仔细回想,在唐柔的第五次穿越后不久,唐书森前来兴欣拜访,名义上是探班女儿,实际也是看看他这只“兔崽子”。结果进门后不久,包子热情地冲上去,握住他的手上下摇晃:“爸爸,我很理解您的心情!”

    唐书森:????

    

    回忆过往似乎并不能抚平包子的心绪,在想象中被未来的女婿抓住手之际,他立时脱出想象,冲到厕所要去找洗手液。

    唐柔笑,重新靠上沙发背,喃喃着补全了穿越时未尽的细节:

    “当然没那么简单……”

    “只是我舍不得你啊。”

    

    10

    唐柔的最后一次穿越,发生在她的一次午睡间隙。

    那时她朦朦胧胧睁眼,头顶样式老旧的顶灯尚无法使她反应过来。她试着动了动手,轻松舒缓的身体感受使她一刹间圆睁了眼。

    在这个时候……?她坐起身,看着自己年轻的掌纹,又想哭又想笑。

    随后她想起时间紧迫,慌忙下了地,赤脚走出卧室:“包子!包子——”

    她的记忆里不存在这次回溯,她无法确认时间,忐忑着想要是见不到他怎么办。

    如果见不到最后一面。

    如果来不及传达。

    “包子——!”

    

    25岁的包荣兴从厨房里探出头。他只是午睡到一半突地觉得口渴,便起来找水喝,刚灌了一半就听见唐柔的声音,一着急就呛了口水。

    “咳、咳咳。我在——我在这里。”

    唐柔顾不上吐槽他“这里是哪里”,循了声音的方向转到了厨房。

    25岁的包荣兴剪掉了长发,留着一点他对“蜷曲金发”的执念,使他在这个午睡起身的时刻形象全无地炸着一头乱毛。恰好地成了唐柔此刻醒目的灯塔。

    他在开放式厨房里朝她挥挥手,放下杯子出去,正和急急赶来的唐柔撞了一道。

    “怎么了小唐?出什么事了?”他关切地问。

    唐柔却不答他,抬手贴上他的面颊,跟着滑向上拂进他的乱发里。突兀地,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太好了,是真的。”

    包子生平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子哭,无际滑落的泪珠似将她整个人的轮廓都点缀透明,像是随时便要消失般无助。

    “怎、怎么了?你别吓我……”包子急急地说。

    “谢谢你……”唐柔哭着说,那面容透明又脆弱,却在这话出口后,渐渐变得凝实、庆幸、希冀。

    包子看呆了。

    “谢谢你……”她重复道,“这一生,谢谢你。”

    

    这一生,谢谢你。


评论(30)
热度(149)
©兔肉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