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arling,stay gold.

我不喜欢给他们下定义。
虽然便利的定义一直都在。犬系包,猫系的小唐,伪青梅竹马,诡异的默契,年下,身高差。你看他们身上的标签也可以那么多。
还是更愿意思考更多的可能性。猫系包可以吗,犬系唐好像也能行,在原设的基础上更加迟钝的包包或者更加迟钝的小唐,包子似乎适合养狗,那么养猫也可以吧?高大的包包,小一点的包包,成熟的小唐,和幼稚的小唐。一头扎进去反而是我的幸运,世界以他们为中心无限延展,自由的不规则的没有边界的。只要我构建好了条件,就能等到他们出演最浪漫温柔的剧目。
无法给他们下定义呀。包子的喜欢是跌宕起伏大冒险,小唐的喜欢是义无反顾的沉溺,他们并不相同却也有相似的地方。承载得住所有美好的情感,即便是...

 

【包柔】Canon·上

>先发出一部分保住ID再说1551.

>每年七夕贺文写不完定律。

> 是@子时_不言 老师的点的明星包x素人柔。

目录→一口干锅兔肉(包柔味的)


01

包荣兴被经纪人狠命提醒过,和他一起出演恋爱真人秀的素人姑娘是他黑粉。

所以他打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和恋爱对象第一次见面握手,脸上表情严肃得像哈士奇抬爪.jpg。

下机后他有些疑惑,消息追着经纪人问:不是说对面我黑粉儿吗?怎么没朝我吐口水。

经纪人:你还想被人姑娘吐口水不成?

包荣兴:哎你别说,这姑娘长得好好看,吐口水一定也好看。

经纪人:……???你这什么辣鸡性癖不必告诉我谢谢。...

 

死亡梗。


包棠圆在外公家花园的长凳上撞见了一个人。

她年纪小归小,私人花园里闯进了陌生人的严重性还是知晓的。于是她捡到皮球立刻退后两步,紧紧把球抱在怀里,然后才问:“你是谁?”说完瞪着警惕的眼上下打量了他。

“咦你为什么没有长脚?”小汤圆好奇地问。

陌生人闻言揉了揉自己的膝盖,不只缺失了部件,他的身体也被斜照的日光隐隐穿透过。“因为我是幽灵啊!”他大方承认道。

“哇……好奇怪的名字。”小孩子说。

“哈哈哈幽灵是我的职业啦。”自称幽灵的透明人摆着手指说,“我们这一行呢,专门负责调研。”

“嗷……那是做什么的?”

“比方这样:提问,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小...

 

包柔。
周一早晨的脑洞两则。


唐柔往厨房里张望了下,看见水槽边正在洗着葡萄的包荣兴,于是走了进去。
“你冰箱门又没关哦。”她说。
包荣兴下意识低下了视线。
“……不是这个意思。”
唐柔无语地捶了下他的侧腰。包子嘻嘻哈哈地躲开,跟着拈了颗葡萄贴上来。
她张了口,牙齿轻轻擦过他的指纹接了过来。
皮薄的无籽葡萄,稍咬了一口便感觉汁液在口腔里爆开。“挺甜的。”她评价道。
而包荣兴看着自己手指呆了呆,兴冲冲地又拈着一颗递过来。
她照样接过来,这回连齿尖都不曾擦着。
唐柔不碰触到他地接过第三个葡萄时,将它往颊边一藏,向着包荣兴吐了吐舌头。
“啊!”他反应过来了。
她开怀笑着,任他箍住自己的腰,愤愤然地俯首要抢她的葡萄。
争...

 

江柳。


柳非打开家门的时候,江波涛正蹲在玄关口系鞋带,抬头看见她,明显一愣。

“怎么这么晚回来,不是下夜班么?”

“嗯……早上抢救病人,要走的时候又被护士长叫住了。”柳非说,难掩满脸倦色。

江波涛心疼地拍拍她肩膀,她顺势走近,额头抵着他的肩,呼了口气猫一样钻进他怀里。

“下午还是听课?”她问。

“嗯,差点学分。”江波涛答。

“哦……”柳非把脸闷进他的胸口,因为是需要上台的场合,他今天穿得格外正经,衬衫是两人一起找出来的在他论文答辩时特意买的正装,睁了眼似乎还能看见她熨过的痕迹。

江波涛就这么任她静静抱着,直到她突然想起来,呓语似的说:“……几点开...

 

>和@滞留地 老师的交易其一。
>吃醋梗。
>不太确定小盖近视这个设定是否私设(……)

盖才捷进门的时候,戴妍琦裹着床单把自己包成硕大的一个白面馒头,他分不清哪边是头,姑且在顶端拍拍。
少女抖了抖,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你回来啦。”她闷闷地说。
盖才捷转了半圈,放弃辨别头尾,开口问:“你怎么了?”
“今天,你姐姐过来了。”戴妍琦说。
他等了半天,不见下文。索性坐在床面上要伸手去揭了她的被盖,小戴同学却在感受床铺下陷的时候缩了一下,连带着被单一起整个雪白馒头向反方向平移过去。
盖才捷:“……”
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先自己瞎琢磨吧。盖才捷叹气想。白面馒头挪动过程中掉了个东西在床铺上...

 

包柔。


唐柔今日训练得狠了些,四肢或多或少地都挂了彩,疲累回家瘫坐在玄关一层层脱下黏在身上的衣物。
她身上晒出的色差也像在控诉。
调休的家养男友包荣兴如同闻见了香气的饿犬,从她背后摸出慢慢两只爪子:“小唐你回来啦。”
他的指掌带着粗茧爬过她的胸腹,将汗腺分布稀少的部位都闷出一股灼热潮汗。
“……我还没洗澡。”她半靠在他身上,眯着眼懒懒地说。
包荣兴舔过她带伤的肩头,犬齿轻轻咬上去,将一块完好的皮肤咬出凹痕。
“有什么关系,还是小唐的味道呀。”他说。

 

嗷嗷嗷嗷看到个超自然系的汪变人的少女漫,又想到包柔了。

其实以前也有过类似的脑洞,独居的小唐某天遇到奄奄一息的一只流浪狗,救助了带回家养起来。

结果第二天回家开门就看到它变成了人。

唐柔默默地关了门,冷静地掏出电话打给陈果:

“……他前后都有尾巴我该怎么办!?”

……

………………

………………………………

对不起,

成年人式的对不起


 

【包柔】小憩

唐柔清晨起床时觉得头疼。
她在洗手间里忍不住揉太阳穴的模样被陈果撞见了,只好说了实话。
“不打紧吧?要不要回去再睡一觉?”陈果关切地问。
唐柔默默感受了会:“……没事。”
实际到了训练室,被空调冷风一打,疼得更厉害了。
她磕磕绊绊地完成了训练,一查成绩失误比昨天多了些,但仍在可控范围内。
吃饭时陈果注意到她白着一张脸,极力要求她回去休息。说话间为了加强气势,踢开凳子直接站了起来,手里的筷子眼见着就要点到她额头上了:“放假就是让你好好休息调整状态的,万一把身体搞坏了就本末倒置了知道吗?!”
她的战斗状态是唐柔没法对抗的,她扯了个笑想安抚她,却又突然一阵跳痛。
老板娘看起来更生气了,直接绕过桌子走向她,一边还捋起...

 

上林苑周边理发店测评

>同今日中午,又是群内聊梗

>本文由 @骨太郎 和 @舟山不语 两只好鸽子合作完成,整理及发布by我

>下次我想吃糖往群里扔梗就可以了,真实凿冰垂钓,开心♪(^∇^*)


01

在小面团子说“爸爸我给你绑个头发”的十分钟后


包子说了:我也给你扎个头发吧

然后扎了一个冲天辫

唐柔走了出来

看见自家两个小朋友在打架

发型还如此奇特

唐柔: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2018年,包子最惊恐的一刻是

某天回家看到圆圆同志站在门口:

“爸爸,我给你剪头发吧。”

包子:卒...

 
© 兔肉锅 | Powered by LOFTER